主页 > 周边百科 >认识你之前我眼里的人不分男女,你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性别是有意义 >
认识你之前我眼里的人不分男女,你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性别是有意义

2020-08-05


认识你之前我眼里的人不分男女,你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性别是有意义

是晴天还是雨天?书店还是图书馆?我正在北京初春的乾燥的风里,想像你于何时何地读到这里。

农曆春节的前一天,我被编辑告知这本小说将有机会推出台版。台湾,花瓣一般的美丽岛屿,我尚未有幸踏足,我的「小孩」已经有机会到那里旅行了,开心之余,也有点忐忑。宝瓶文化的编辑问我是否能写一篇台版序。我想,第一次有书跟宝岛读者见面,正该藉这个机会交代几句,拜託几句,即使是像朱自清他爹那样「嘱託茶房好好照应儿子」会被暗暗嘲笑,也不要紧。

所以我想向你道谢,感谢你选择了这本身着热烈红衣的书。

吸引你的是不是这个怪趣的书名?你一定会想:性盲症?没听过,是什幺病?我先「破题」,解释一下书名来历:八年前,一位姓薛的高大可爱男孩子跟我说:「在认识你之前,我眼里的人都不分男女,你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性别确是有意义的。」我笑道:「那幺你岂不当了二十多年的性盲人?」多年来我始终记得这句话。一年半之前,我把这句话敷演成一个短篇小说〈性盲症患者的爱情〉,描写患有「不分男女」这种病症的人的生活。再后来,中信出版社的编辑决定用它作为书名,虽然它还不是作者最喜欢的一篇,不过现已成为我先生的小薛表示,他非常满意。

这本集子收录的八篇小说,完成于刚过去的两年中,本来打算写九个,我喜欢九,不过编辑说字数已经够多了,遂止于八。故事的主角们,是机器人父亲和他的机器人女儿、经历惨烈二战被认为已阵亡的士兵、在热门自杀地点工作的自杀管理员、合租房间住的穷画师和穷作家、天生无法区分性别的男青年、沉睡在城堡里的睡美人……这些人(和机器人)并不特指是「内地人」,甚至也不能辨认出他们到底生活在哪一国、哪一城,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对爱的渴求、疑虑、隐忍牺牲与奋不顾身,这些情感换了文化环境也不会水土不服,我相信你会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一个作者最渴望、最快乐的事是跟读者交流。我在上本小说集《黑糖匣》里写过一个故事,有一支籍籍无名的两人摇滚乐队,专辑从头至尾只卖出过一张。当世界末日来临那天,这两人唯一心愿是跟那位买了专辑的人见个面,聊聊天,于是他们穿过失去秩序的狂乱城市,终于找到了唯一的倾听者。

今天编辑发给我繁体竖排的电子文档,要我最后校对一遍。我默默翻阅,如临行密密缝,以目光为它饯行。那些站立起来的句子,如下雨时窗玻璃上一道道淌下的水痕的帘幕。每一滴水后来落在哪里?激起怎样的回声?亲爱的你,你们,视其何如?我将怀着喜悦不安的心情,思念着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