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访谈精彩 >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 >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2020-06-14
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编按:日商百尺竿头以新台币 128 元现金公开收购台湾游戏厂商乐陞股票,最终却未交割演变成一场闹剧,不少投资人因此惨赔、甚至想不开,有投资人现身说法期望以过往经验鼓励受害者--「活着才会有希望」。

乐陞这次的事件太离谱,网路上哀鸿遍野,相关单位只会讲些冠冕堂皇的话,对台湾资本市场的发展,会是很大的伤害。20 年前,我也曾经输到把老婆的嫁妆都赔光光,这次在 PTT 及 FB 上看到好几个想不开的发言,我想以自身过往的经历,鼓励这次乐陞事件的受害者,不要想不开,留下来就有机会,活着才会有希望。

我是民国 78 年开始进市场,因为家里欠银行不少钱,我想要翻身只能靠投资,因为自己在银行外汇交易室上班,又有朋友在地下期货当 AE,所以一开始我是做外汇保证金交易,当年我的薪水一个月是 2.2 万,有天晚上,我作多英镑,结果因为黛安娜王妃的花边新闻,英镑大跌,一个晚上输了 5 万多元,隔天醒来,去上班的路上边走边哭,心里不断地吶喊,我为什幺这幺倒霉。

后来我开始买台股,很快地就碰到 12,682 跌到 2,485 的大空头,我工作加打工赚到多少钱,大概就赔了多少钱,好不容易民国 80 年碰到大反弹,为了快速回本,我去地下期货作多台指(那时好像叫哈达),难得地大赚了一笔,要出金时,地下期货商的电话却再也打不通。

从民国 78 年出社会到民国 81 年结婚之前,我每赌必输,输到结婚时身无分文,房子的头期款还是老婆的嫁妆。

结婚后,我想说从哪里跌到,应该要从哪里爬起来,再加上我如果不投资操作,光靠银行上班的薪水,扛不起家里这幺大的负债。

所以还是不断地做功课,不断地进场,然后不断地输钱。

一直到民国 83 年初,觉得大行情要来了,想赌大一点,我问老婆还有没有积蓄可以让我加码,她把结婚的时候收到的金首饰拿给我,然后边流着眼泪边跟我说,「就剩这些了,如果这次再输,我们不要再玩股票了好不好?」

从那时候开始,我才慢慢把打击姿势固定下来,也维持了一定的打击率。

民国 78 年到民国 83 年,整整 5 年,我背着家中庞大的负债,然后一直输钱。不知有多少个输大钱的晚上,不知道怎幺去面对明天,但我还是不断地看书,学方法,一直到今天,这样的习惯都没有变。

乐陞的受害者们,这件事该负责的,绝对不是你们的生命。留下命来,才有机会。这次的乐陞事件,我差一点点也成为受害人,你们的苦,我能体会。

百尺竿头要用 128 元收购乐陞的消息一出来,我高中同学就打来问我,邀我一起共襄盛举。

一开始我是很有兴趣,因为我对手游产业很看好,我自己是 Empires & Allies 的重度玩家,每个月为了升级武器打赢别人,付钱买了不少金币,如果台湾有家公司可以成为全球超大咖手机游戏营运商,应该蛮值得投资的,更何况当时股价跟 128 元有些差价。

但因为先前我参加美光 30 元併华亚科的案子,套到现在,所以这次比较小心,先把乐陞这家公司的资料拿来研究了一下,研究之后,有些犹豫,加上股价也上去了,所以就逃过一劫,当时之所以犹豫,主要有几个原因:

1、投信没人买单这个故事。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投信几乎不碰这档股票,我以前在投信业待过,投信内部有一个股票池,以乐陞前两年的获利,没道理所有投信都没把这档股票摆进股票池,这点让我有点担心。

2、部分董监事及经营阶层质押的比例太高了。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虽然它的大股东包括远东云端投资,台新国际商业都没有质押,但第五大股东且拥有两席董事的 kingkong Dev 及董事长本人的质押比例都很高。

3、公司赚钱,也融资了很多钱,但因为投资,连续两年现金流量都是负的。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通常现金流量表出现这种情况,代表企业看到了机会,重押一把,但这一把押的有点大,让我有点担心。

4、转投资有点小複杂。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我看新闻说乐陞在 2014 年 9 月花了 29.3 亿收购了 Tiny Piece ,10 月又花了 52.9 亿收购中国的同步网路公司,理论上这样大的投资,应该会佔去管理阶层很多的时间,结果又在台湾併了一之乡及怡客,这一步跨的我看不大懂。

5、提出收购股权的百尺竿头,并不是一家业界知名或是已挂牌的公司。

我查不到百尺竿头在日本的财报,连美光这种等级的都可以跳票了,百尺竿头这种没有挂牌的公司让我更没有信心。

所以我就去 google 一下百尺竿头的新闻,结果只看到这篇,这篇报导写说百尺竿头的董事长黄文鸿也有投资「真好玩」。真好玩是兴柜的股票,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,发现在真好玩去年底的补办公开发行公开说明书中,其前十大股东的名单:

一个投资过来人想对乐陞受灾户说的话

确实有黄文鸿这个人,而且乐陞也是真好玩的大股东,所以我想说百尺竿头有投资乐陞,也跟乐陞一起投资真好玩,怎幺会没打招呼就提出公开收购,但看新闻,百尺竿头变成日商,负责人变成樫埜由昭,这些都让我看得雾煞煞,所以我就没有去参加这次的套利行动。

应该说,是因为华亚科我中弹了,这次乐陞我才会仔细去研究资料,也因此逃过一劫,但我看到一些网路上乐陞的受灾户写的轻生念头,我决定分享我过去的悲惨人生,希望大家不要放弃。

至于接下来该怎幺办,我奉劝主管机关:

    目前百尺竿头算违约交割,去年百尺竿头透过私募,现在持有 6,800 张的乐陞,这些持股主管机关至少要扣住来赔这次参与的投资人。这件事真的要用力查清楚,这两天网路上,散户们对台湾股票市场出现这幺荒谬的事情,已经崩溃到了极点,一个投审会通过的购併案,最后用一张新闻稿说不玩了,如果这事情没有查个水落石出,对台湾资本市场的伤害,会让台湾资本市场回到侏儸纪时代。我更担心的是,证券相关主管机关如果还在打嘴炮,说些不痛不痒的话,没有真正的行动,会加速台湾市场边缘化的速度。

最后我想说的是,在股票市场大家确实都想赚钱,这些乐陞受灾户跟买股票亏钱的人不一样,他们是信任市场的游戏规则、信任投审会的审查,如果大家觉得资本市场上基本的信任机制都可以被践踏至此,而认为这些人是因为贪心才会上当,那幺,下次当你被骗的时候,不要期待有人会站在你背后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