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发布环球 >一个持久的合作关係,诞生传奇的腕錶 >
一个持久的合作关係,诞生传奇的腕錶

2020-06-14


一个持久的合作关係,诞生传奇的腕錶

一件杰作的诞生,往往结合几种合适的情况。1983年,雅典錶能够成功地重新推出市场,主要是由于两个热爱钟錶的男人的一次偶然相遇。罗夫‧史耐德是位富有远见的商人,而路德维格欧克林博士是个出色的钟錶大师,前者提供完美的条件,让欧克林博士实践他的艺术,他俩携手合作研製出多款的传奇腕錶。

没有画布,一个画家不能施展画功;没有纸,一个作家不能写出文章。自古以来,当想像力与现实生活相遇,或是天才艺术家找到一个赞助人,富创意的作品便会诞生。雅典錶就像一件艺术品,自重新推出以来,全赖两位非凡的男士:罗夫‧史耐德是一位勇敢、富有远见的商人;而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是个製錶和设计天才。前者给予后者鼎力支持,协助他发挥其精湛製錶技艺。在最近的几十年间,为雅典錶创製出一些引人注目的腕錶,这两个好朋友成功复兴品牌过往的辉煌成就,使雅典錶成为最有活力的瑞士钟錶製造商之一。

一切始于1983年,罗夫‧史耐德决定收购当时面临困境的雅典钟錶厂,所有腕錶都需要重新创作和研製。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史耐德认识即将完成腕錶製作及古董时计复修见习的欧克林博士,当时只有31岁的他已经钻研考古学、古代历史和希腊语。五年之前,欧克林博士还不想结束学术生涯,便暂时离开巴塞尔大学,到 Jörg Spöring位于琉森市的工作室当学徒。

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是个前所未见的天才,他在梵蒂冈渡过了部份学徒时期,研究一个于1725年为帕尔马和皮亚琴察公爵夫人Dorothea Farnese von Pfalz-Neuburg所製作的钟。这名为「法尔内塞钟」具有特殊机械装置,能显示太阳和月亮的不同位相和位置。他花了四年时间拆开每件零件、复修、然后重新组装。这法尔内塞钟曾于1903年送给教皇利奥十三世作为礼物。欧克林博士表示:「我只是应用考古学的知识,检查这样的一个钟,就像发掘宝藏一样,每一次打开一层。」

一个出色的职业生涯就这样开始,欧克林博士以法尔内塞钟作为论文主题,为他取得伯尔尼大学哲学和应用科学的历史博士学位。那时候,他走遍义大利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捷克斯洛伐克,寻觅由18世纪僧侣製造的天文钟并解剖其中25个。他为每一个天文钟进行详细测量、计算和翻译,没有人曾经进行过这不朽的工作。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后来在几所大学教授他的作品,其中一间是苏黎世的Ecole Polytechnique Fédérale学院。

罗夫‧史耐德在未遇到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之前,已经见过他其中一个早期作品「星盘挂钟」,并被它深深吸引。后来,史耐德在Jörg Spöring工作室见到欧克林博士复修的法尔内塞天文钟,从中取得灵感,由那时候开始,他决心将这钟缩小製作成为全世界最複杂的腕錶之一。他坚毅的决心成功创製出传奇的「时计三部曲」:《伽利略星盘腕錶》、《哥伯尼运行仪腕錶》、《克卜勒腕錶》。这三枚腕錶让钟錶爱好者留下深刻印象,确认雅典錶捲土重来,成为瑞士錶坛其中一个有份量的名字。

这是一段美丽友谊的开始。20多年来,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在雅典錶获予全权发挥他的鬼才,他策划创作多个製錶历史的里程碑。其中一个是《GMT±万年曆》,包含一个可以往前及往后调校的不平凡双时区万年曆;《Sonata响铃錶》配备全球首个24小时倒数计时闹铃;而《Freak奇想》卡罗素,以机芯运转来显示时间,《Freak奇想》展示了许多创新发明,更是第一只採用硅为擒纵轮材质的腕錶。

欧克林博士每个突破都得到罗夫‧史耐德和公司的全力支持,让他可以将专业的製錶技术发挥极致。他从历史取得灵感:「在我广泛的研究过程中,我遇到巧妙但长期被遗忘的构思及技术解决方案,如外摆线齿轮 (epicycloidal gears) 。这丰富的技术知识是品牌基因的一部分,散布在我留给雅典錶完成的几十个项目之中。」

2009年巴塞尔钟錶展发布的《月之狂想》天文腕錶是个很好的例子。在完成「时计三部曲」的 17 年后,《月之狂想》完全拥有欧克林博士的才华。整枚腕錶由雅典錶厂自製研发,代表宇宙里太阳、地球和月球之间的相互影响,显示由万有引力引起的潮汐涨退,以及準确的月相盈亏。《月之狂想》不仅採用最先进的技术,用硅製成擒纵装置和平衡摆轮,还配备专利快调装置,让佩戴者快速向前或向后调教时区。

路德维格‧欧克林博士将雅典錶从寂寂无闻中拯救出来,罗夫‧史耐德将錶厂转化为成功企业,更认定前者是位超级製錶天才。雅典錶厂掌握很多独特的製錶技术, 成为品牌最珍贵的秘密。这知识不断积累,让雅典錶可以创製出新作品,正如大部份的艺术品一样,可以流传万世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